用民歌向世界开枪
分类:关于娱乐

  首先,我并不认为户川纯的声音哗众取宠,更倾向于她是用内心去发出的声音。熟悉户川大妈的人都知道,她总是毫无妥协的表达不安的情绪,甚至连suki suki daisuki这种情歌都笼罩死亡的阴影。听她的音乐,总是让我担心进入她所营造的氛围的陷阱导致不安而有所防备,但是防备总是徒劳的。
  下面就从词曲的角度简单分析下大妈典型的几类音乐形式。第一类,音乐总是有着简单重复的旋律,歌词也倾向直白,但是当她用颠簸而调皮的童音不断重复唱着I'll never forget you,i am crying之类的歌词时,总是会把人唱到崩溃。另一类的音乐就如激烈的表达政见一般,高低起伏,高呼处几乎失控的表达她的感情,低潮处理性得有些轻描淡写似的诠释某悲剧事件,就如《さよならをおしえて》(给我一个告别)里的歌词里以“泥流的运行实例中,灾难发生在这已经成为废墟的城市”来描写一个工薪阶层家庭中的丈夫死于工地上,语言的干练,犹如沉默一般,更托显了妻子的绝望。又如《大天使のように》(如天使一般)里“最后的轻吻,使得树海(日本自杀圣地)也萌发了绿芽,比起无法同行的快要枯萎的我,离去的你异常美丽”描写了男友要去自杀而女性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和男友一道的情形;从这首歌的歌词中我没有进入到凄美或是恐怖的氛围,自杀这一事件被不正常的平常化,显然自杀除了分离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如此这般,绝望又应运而生。第三类,形象的说是巫婆类,歌词神神叨叨,编曲摇摆不定,就像小时候一位陌生的大人给你说了一些你听不懂的话,神奇而恐惧。比如《preach》的这首歌就能代表这一类,歌词如下:"我知道我只是个小孩,但是我不在乎糖果/我用一个眼神就能把你干掉/我知道,已经知道很久了/但是。。。,但是。。。//我的眼泪是油/就像茴香子,像茴香子/带着令人上瘾的香味,令人上瘾。。。不是吗?/让我把它揉进你的脚踝/所以现在快跪在我脚下吧//别呼唤我的名字,/我要先看看你有什么,/一个字都没有,没有一个字。。。"这首大友良音和户川小姐合作的作品中,户川的磕磕碰碰碰碰的声音加上吉他圆舞曲班遥遥晃晃的节奏,就像一位经历过生活摧残的已有一些神经质的中年女人,为了忘掉伤痛,去拼凑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美好谎言。
   音乐传达的信息量在户川纯的身上表现的如此淋漓,而她灵感的源泉的途径是几乎毁了自己的幸福的方式,看到CD上毫不谦逊的1979-2008,这也许是超过50岁还衣冠不整的在狭窄的舞台上忘情投入的户川大妈唯一骄傲,在这里写下这篇个人感受向这位伟大的女性致敬。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看《正确死亡指南》这首歌,它应该算不上是能拿得上台面的好歌,它的旋律太低沉,歌词太忧伤;但是第一次听这首歌我就有种被击中的感觉,很多我用语言无法表达宣泄的感情听完这首歌我觉得自己有了一种终于被人理解的感觉,原来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上也有像我一样孤独的人。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独立宣言》中宣称“人生而平等”从小老师也是这么教育我们的,我曾经也这么认为,但这也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讽刺的是提出这一理想的是资产阶级;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孔子就说过:“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但事实是资产阶级剥削工人阶级,所做与所为截然相反;孔子主张恢复周礼,“父父子子君君臣臣”这种强烈的等级观念就是对他“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推翻。光是在思想上就有这么多自相矛盾之处更不要说在现实中平等是否真的能够实现了。曾经我也坚信“人人生而平等”可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但即使是在孩童时代,很多人也都明白“平等”原来一直都是一个遥远的词。


“总是有学不完的防备,你给的危险总有全新的种类”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正确死亡指南》,名字与它的内容很相配。初听这首歌以为是一个失恋的女人唱的歌,她还爱着那个狠心离开的男人,甚至为了不拖累他“前进的车轮”而选择自我了结。我没有她那样的经历但却在忧伤的民谣旋律中读到了自己,“总是有学不完的防备”对于这个受到伤害的女人来说是多么合理的啊,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穿上种种伪装以保护自己怕受到伤害。“存在是为了给你的光荣垫背”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我们的存在也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好像是为了衬托那极少数会发光的人。

每次情绪低沉的时候我都会听这首歌,哼唱着这并不阳光的歌词我却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听得多了,我觉得这首歌写得更应该是普通人,比如我,怎么不像飘飞的叶子呢?我的行动我的决定又是受谁指挥?

图片 4

诺大的世界渺小的我

开头急促的吉他和空灵的女声好像把我的灵魂也带走到了遥远陌生的地方:漆黑的舞台上打下一束微黄的灯光,坐在高脚凳上的女孩穿着深色的民族风长裙,抱着吉他弹唱这关于死亡的民谣歌曲。

死本应是一个沉重的字,但现在的人压力很大,很多人都曾有过想要一死了之的想法,“我就这样消失,对吧?像是擦掉簸箕上一点灰”很难想象有人会把自己的生命当成灰尘,从宏观的角度看,和宇宙时空相比,人的生命的确只是簸箕上的一点灰。你的死对你自己而言或许不算什么,反正人死后什么也不知道了;但对于你的家人而言那却是灭顶之灾,对于那些不在乎你的人而言,你的死也许就是那簸箕上的一点灰,甚至连灰都不如,他们根本就不关心你的死活,然而大部分人选择自杀并不是因为爱他们的家人做了什么,而是因为那些毫不关心他们的人。这还真是讽刺啊,因为外人的否定而自杀多傻。但是我们不是当事人,恶毒刻薄的话语对人造成的伤害我们也都体验过,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是人都会愤怒,更窝火的是你却不能对那个侮辱你的人做些什么,痛苦只能埋在心底,当那颗心不够强大时所有的痛苦就那样爆发,压垮了自己的理智。就拿前不久乔任梁自杀的事件来说吧,作为一名艺人,乔任梁也一直争取做得到位,但却总在微博上被人骂。他的抑郁症是有征兆的,一年前拍戏时因为迟到被某导演批评他当时状态并不好,说自己患了抑郁症,可是那名导演并不信,还对外称“某男星耍大牌”。乔任梁迟到的行为的确不对,这位导演对他有不满也是正常,但他只要了一半的片酬,之前也确实在医院。而导演发上微博弄得人尽皆知就有些过火了,这种事就不能私下解决吗?乔是公众人物,你将这件事发上网只能加重伤害,对于问题的解决帮助不大。现在乔任梁自杀了,不知能否让这位导演对“抑郁症”和不随意发表言论攻击他人有什么新看法。

图片 5

图片来自网络

明星有被人中伤的痛苦但小人物的痛苦种类就更多了,可相比大明星,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受到的伤害就没有那么引人关注,就像歌词里唱的“活着时,沉默无味,死了也只能无所谓”。普通人在这个世界上艰难地活着,他们也想发声奈何无人倾听;走投无路的人将死亡当做自己向这个世界呐喊的途径,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与他们无关了。

普通人绝望的声音很少被人写成歌,大家都喜欢情情爱爱或是激人向上的歌曲,我们是需要被激励的,但是我们也需要一首这样的民谣,一首绝望的民谣,用它向这个听不到“小人物”声音的世界开枪。

本文由幸运28平台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用民歌向世界开枪

上一篇:口哨吹起来,别再试图左右别人的思想啦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