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你的我的他的
分类:影视影评

相关连接:
迅雷下载地址:http://www.douban.com/review/1124891/
原来的作品小说:http://www.douban.com/review/1124999/

原来的书文網址

Ang Lee的《斷背山》成功後,現在只要任何導演拍有關於同志的電影,不免都有「題材政治正確」、「一窩蜂」的聯想。儘管有老前輩的壓力,號稱台灣率先位四年級導演的陳正道,還是以同志為主題,拍攝了一部青春與孤獨的美麗電影,《深秋光年》。

「我不會濡濕,也不會打開…正是沒辦法…」

《冰月光年》原名《無伴奏》,曾獲二〇〇四年的新聞局電影長片輔導金。《無伴奏》講的是一段魔幻的音樂愛情传说,描述一人只要聽到音樂,身邊的事物便會產生變化的四姨娘,認識了一個不得志的樂團。二者揉合夾雜在一塊,頗有日片《NaNa》加《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組合,十足商業電影的樣態。

渡邊和直子並肩踱步的人影穿越各種季節,來回的折返,時而又进入畫面深處,為了愛和性在焦慮裡掙扎。電影赏心悦目标調度視空間為無物,樹影和草原在演員走位之下都成為能够靈活折疊的佈景,活潑的攝影和演員調度令人看得屏息,美術在寫實中藏有俏皮活潑的設計也帶來相当多驚喜。我認真的盯著色澤飽滿的攝影畫面,有年青的氣味和復古的性感在里头暈染,披頭四的曲子在最後才出現倒是幸免濫情的好铺排。這部電影裡某些布署越过本人的預料,有一对細節則違背了想像,可是無妨,因為作者一開始就图谋在進戲院从前把本身歸零。無論這部電影好壞與否,它都值得被獨立出來觀賞。並且笔者認為拍得很好。

获得輔導金二年後,在經過一連串的商業案子與拍攝完第一部類型電影《宅變》,并且在票房上收获不錯的成績,陳正道開始考虑自身下一部電影的走向,假如再依《無伴奏》的格局去走,只會是别的一部美麗卻通俗的愛情電影。若是故事小编無法感動本身,这勢必也無法感動觀眾。於是,陳正道決定改动典故,請來電視劇《危險心靈》的編劇之一王紀堯重寫逸事大綱,以星系為象徵意義,創作出一個世紀交替的三個年輕人,研究本人青春、慾望與未來的愛情传说。

●挪威的丛林 v.s. 挪威的丛林●

《早春光年》的传说圍繞在肆人男一号,正行與守恆身上打轉。他們二位小時候,因為老師一個約定而結交為朋友。在青澀的成長過程中,二人男孩看似單純平凡的生活,開始產生莫名而強烈的同性格愫。兩個人的曖昧關係直到女配角惠嘉的出現而開始出現變數。在同男異女的愛情遊戲裡,掙扎糾葛的年青之歌於焉開始……。

曾經身為文藝少女(?)的小编也是村上書迷,因而這本書當然看過很频仍。《挪威的山林》常常被稱為村上的自傳小說,雖然被小编本人否認,但若是作者們假設渡邊真的有村上本身年輕時的黑影,那麼他在歐洲旅行寫這本小說之時,等於是以走入知命之年的成色回顧本人的年轻。換句話說,《挪威的林海》在創作之時就已濃縮了數十年的性欲變遷,小编相信這是小說能够讓人讀那麼多遍的一個关键原因。17歲的時候第叁次打開它,除了朋友們之間對書中性愛場面包车型地铁「指指點點」,印象中吸引本人的是愛情的孤獨和絕對,還有特殊的文字氣氛。不過方今幾年再看這本書,感覺到的是云泥之别的東西。為什麼這些20歲上下的妙龄男女除了吃喝玩樂讀書,就整天想著性呢?或許有人會這麼問。當然笔者得以笑他們吃飽太閒,但也許還有个别別的答案,这是本人也開始渐渐變老、脫離文藝青娥身分之後才開始思索的事务:村上春樹在38歲(村上春樹生於1947年,《挪威的树林》於1989年杀青)時寫這幾個20上下小毛頭的旧事,他所看见的那份青少年人獨有的「無聊」,是年歲增長之後再也不會出現的寶貴特質。正因為青少年的單純潔淨,他們的愛與性都以那樣熱烈直接,而一個大人歷經工作和婚姻等歷練,回頭再寫這個透明感無限的愛情旧事,內心當是多麼澎湃。他也曾表示這本書是「百分百的戀愛小說」。百分之百的戀愛不就是年輕人的特權?

僅管電影長度不長,演員也少之甚少(独有三人)。但自个儿只能說,《初春光年》是当年夏日看起來最舒服的國片之一。久雨不晴的鐵灰城市、憂鬱淡藍的路畔街光,整部電影的色調是個隱喻;潮濕的都会也是一種隱喻,象徵这種流動在人的血液裡極為不安卻又無法调整的热潮,在守恆、正行與惠嘉四个人間流篡。

而針對這百分百的戀愛,和全体的少年渡邊徹,陳英豪的改編選擇以「性」為主軸,我覺得是極為勇敢的。畢竟面對全球無數的書迷,一本經典戀愛小說一定已经樹立了無數的個人想像,敢那样深切又那样直接,首先就很令人敬佩。另外八只,事實上「性」本來正是書中很首要的主題,而對於在腳本階段就和村上春樹討論過数次的陳铁汉,絕對有去调整原著的精神。

說來尷尬,《早春光年》的開場以守恆和正行二個人的小儿時期開始。但那是比較差強人意的部份。儿童影星與老師們的生份表現令人矮小失望。不論在演員口調或是鏡頭調度上,都讓人感覺有个别距離。但是暇不掩瑜,當故事進行到二位主演的身上時,整部電影便漸入佳境,像倒吃甘蔗般越吃越甜起來。

●性,以及无法性●

曾經分別在曹瑞源導演的《孽子》與鄭芬芬的《拍賣世界的犄角》裡都飾演過同志的張孝全,對於守恆這個雙性戀的角色可說是駕輕就熟。笔者喜歡他这有點酷酷卻又內藏熱情的內歛演出,像個好動的小家伙般的天真無邪,但在喜歡的人前面卻又微微靦腆。一場他在機車後面頭緩緩靠到張睿家背上的神气,就能够說明他收放自如的情緒與演技。

對於電影中人來說,擺脫满含著逝者的過去,好好的往前走,是一件不轻便的事情。這件事讓他們無視於學運狂潮,無視於平常少男青娥琳琅滿指标活動,只沈默的過生活,精神則焦慮於不能够進行的性和小心保護的愛。電影將小說的許多細節化繁為簡,只收取「性」這個主題加以強化,并且用這個主題進一步發展幾個年輕人怎么着活下来、怎么着面對愛。

張睿家的表現更進步的令人吃驚。沒有像電視劇裡的誇張演出,張睿家飾演起安靜又含有的正行恰如其份。相對於守恆來說,正行應該算是比較平常的老同志。當楊淇飾演的惠嘉第一次向他示愛被拒絕後,他跑到圖書館去查書,想寻找团结的性向,卻又鹤唳风声地不敢正大光明地將書拿出來看。許多行為都发布了她不是一個敢出櫃的老同志。独有當本身喜歡的人—守恆—對他示愛,他技艺在情緒滿溢的氣氛下發洩本人的情愫。張睿家演來卓越浓密,讓人覺得他就像是便是這麼一個沉吟不语、不知釋放情感的娇羞男孩。

死與生、性與无法性,無論是在小說或電影裡,渡邊都以在這兩造徘徊。而綠和直子正分別象徵了這兩種極端。性不只是單純的作愛,還包蕴與情绪的結合。

楊淇的表演也很漂亮。身為敏感的女人,她輕易地感知到,她所喜歡的正行,其實喜歡的是男子。當守恆與正行發生關係後,守恆躺在床面上對惠嘉說自身的心理時,惠嘉臉上出現一種哀傷卻又体恤的神采,然後靜靜地落下淚來。那個畫面既美麗又哀傷,作者無法猜透惠嘉/楊淇这時候在想些什麼,但無論何事在她的腦中徘徊,那面孔卻笔者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直子在Kizuki死後,一個人在東京孤獨度日,與渡邊的重逢給了他繼續活下来的说辞,乃至讓她嘗試之前未遂的性愛。她在阿美寮曾對渡邊說過「出生之日那天夜里,為什麼你沒有丟下自家算了?為什麼你還要理會笔者這種人?你的存在讓笔者优伤你明白嗎?」說這句話當然不是出於恨,而是出於愛,并且是太多的愛,一個不夠健康的年輕女孩所無法承受的愛。她因為出生之日那晚湧出了性慾而且與渡邊順利結合,由此点燃希望,想使劲痊癒。因相依為命的Kizuki自殺,她完全失去和世界的鏈結,但渡邊的出現使他也想像「平凡人」一樣活下来,以致認真的詢問許多和性相關的問題,全心準備以投入渡邊在東京為她預備的完美生活。但最後仍深陷崩潰,終於以死了結。

《初春光年》的tagline是,「沒有人是應該孤獨的。」而整部電影真的給了作者「孤單」的感覺。四位游走於熟谙的故鄉與未知的都会裡的年輕人。他們都以孤獨的。對白只设有於三個剧中人物當中,纵然身邊的世界紛紛擾擾,周遭的人們來來去去,但真正與他們對話的,還是身邊最親密的朋友。那是推到一種極致的親密關係,也是孤獨的别的一種表現情势。

另一個充滿活力的女孩小林綠,相較於象徵過去的直子,她是渡邊的未來,以及象徵「生」的選擇。她積極、主動、富有自信,古靈精怪的腦袋經常讓渡邊摸不著頭緒。經典的巧克力千层蛋糕理論或許讓她顯得嬌縱,然则別忘了綠是一個「習慣葬禮」的女孩,母親過世後,父親也臥病在床,她富有的嬌嗔和聊天都以在勞碌瑣碎的平时中進行。父親死後,綠打電話布告渡邊,要她不要参预葬禮,並約好了要联手去看原野绿電影,直到電話掛上之後她才偷偷痛哭。若說死別是人生最痛,而性愛是人生最欢喜,這場戲道出了綠能夠面對人生的具有輕重,也暗暗提示死與生自个儿親密的關係。相形之下,直子活在逝者離去之後的悲傷中,一向無法走出來,固然他拼命的想嘗試作愛,以象徵性的款待痊癒,黯淡的生之慾望還是敗給了已经逝去的拖累。

除开演員不慍不火的演出外,電影裡营造的時代氣氛也分外對味。只如若四年級後段或六年級前段的人,见到會對張睿家的高级中学印度语印尼语課本封面,感觉熟习而有意思吧。而四月天阿信的《擁抱》相信也是許多重考生挑燈夜戰時,必聽的勵志歌曲。戲中的大地震應該也得以喚起許四人對於「九二一大地震」的諸多回憶。

再看看其余剧中人物:玲子過去的面对在片中雖被冷冰冰的一筆帶過,但在直子死後,她必要和渡邊作愛,事後她說「她找回遺失了七年的主要东西」,并且他也可望著在旭川能夠再一次戀愛,這都是對活下来的热望。而在電影中唯二自殺的兩個人正是Kizuki和初美。Kizuki的死因不明,但他和直子之間的性是不完滿的。初美雖然擁有婚姻,卻不是她美妙的愛。她的愛是堅貞的:「為什麼绝对要和別的女子睡?為什麼独有自己一個人不夠呢?」這份愛卻被逢場作戲的永澤辜負了。永澤无需愛,因而她既無對性的批评,更不會有選擇生死的煩惱。

陳正道曾經表示,九二一大地震那个时候,他剛滿十八歲。套一句《狂放》裡許安安的台詞,十八歲是一個「周圍有人會結婚有人會寿终正寝的年紀」。陳正道說,即使她現在不再趕快趁這個時候拍這部片,當他年齡越來越大,對於一些东西的主见勢必會越來越世故,《深秋光年》就不恐怕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他盼望替本人的青春抓住一點漏洞,不論那感覺再虛無飄縹,也終究會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

渡邊曾喃喃自語說「Kizuki,小编和你不一樣,小编選擇活下来」,影片中的性與不可能性,正是象徵了是还是不是選擇活下来。

或許在《宅變》裡已經有和香岛攝影關本良合营的「跨國經驗」,陳正道的形象風格在《丑月光年》裡更顯得駕輕就熟。沒有嘩眾取寵的誇張美術,也沒有匠氣十足的攝影機運動,《初春光年》裡的台灣,是一幅美麗的都会/鄉村奏嗚曲:花蓮这片綠油油的旷野、風高氣爽的海邊場景,乃至是平昔烏煙障氣的新北街頭,經過調光後的藍色調,矇矓美感中也帶著一絲年輕人的憂鬱思愁。

●陳硬汉的渡邊徹●

其實作者回忆深远的,並不是陳正道影象功力的提昇,而是她對於情慾與情绪的細膩刻畫。一場守恆出了車禍的戲,與与世长辞擦身而過的她,開始思索身邊最愛的人是誰,是惠嘉還是正行?當守恆回到正行的寓所後,他主動對正行示愛,然後在夜的催情之下,三位不禁地作起愛來。

也許是因為陳英雄文化背景的關係吧,這部電影的語法就像比較偏歐洲電影,JohnnyGreenwood的原創配樂也很伤感深沈,不像相似美剧那樣好入口,但整體還是保留了足夠的亞洲風情。村上春樹在決定開拍前就提议導演必須得是亞洲人的渴求,指标正是想維持亞洲氣味的純度,而法裔越籍導演陳英豪,加上國際級的台籍攝影李屏賓、日籍女優菊地凜子,這幾個劇組宗旨成員早已讓這個劇組擁有领先亞洲的視野。再觀其器械佈景,雖然工作人員幾乎都是越南人,做出來的畫面卻完全沒有经常日本電影的影子,與其說這部電影是扶桑製作,不比說這片向國際間展現的是經過融合再造的亞洲風情。

那場床戲拍起來十三分本来,完全沒有異男演員假裝同志之愛的故作姿态作態。攝影師亦步亦趨的搖晃鏡頭透暴光贰位心裡的緊繃情緒、主題音樂的高潮迭起反映了几位的身體歡愉。導演不用煽动和挑逗情绪的招数(雖然露屁股这段有嚇一跳)去挑逗觀眾的感官神經,反而用極為內歛的章程呈現角色的心念流轉。不但提昇了鏡頭美學,也免去了相似床戲尷尬想笑的坐立難安,以一位七年級的導演來說,這種成績是令人激賞的。

菊地被批評年紀和長相不合乎小說形象,不過小编覺得她作得很好,她的清澈感和神祕的眼睛很能傳達在瘋狂狀態底下謹慎選擇用語的直子。綠的長相很特別,也許因為大冢宁宁是混血兒由此更易于散發目生的吸引力,她自信的微笑據說是被導演嚴格必要的。别的唱片行老闆居然是音樂大牌細野晴臣演的,作者是看完工作人員名單才意外發現的。

對陳正道文章纯熟的人,想必都能在《春天光年》裡頭,感覺获得前面幾部文章的幽靈。惠嘉夾雜在正行與守恆之間的三角曖味,有如《未來》裡頭張鈞甯和任何几个人男人的關係;正行與守恆童年時期,在操場地板畫飛機,那一幕跟《未來》裡頭,吳君強和巴萬伊丸畫的鐵超人的構圖相似度百分之八十九點九九九;同志情節部份(張孝全躺在床的上面說「人長大了,真的什麼都變了。」这段),像極了《狂放》裡的氣氛與色調;而補習班重考的氛圍跟《距離》(陳正道的第二部小说)也很日常。與其說《晚秋光年》是三個年輕人對於本人的未來夢想與慾望的商量,不及說是導演想要抓住自个儿年轻的漏洞,保存記憶的自傳型電影吧。

真要训斥的話,比比较多東西都能够批评,不過電影是一個獨立小说,和小說有出入的地点沒供给特別建议,單就一部電影來看,這是一部能够給85分的電影,只是花招或许比較不親切,但最大的担子顯然不在於其一手。總歸一句,《挪威的老林》書迷千千萬萬,陳壮士的渡邊徹是鐵定要被罵上海重机厂重年的,不过就如小說不容许滿足全体讀者一樣,改編電影更不大概滿足全数書迷。

原稿刊載於:《金柑粒的影象部落格》

本文由幸运28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盛夏光年,你的我的他的

上一篇:这部片用淡雅的姿态说了一段遗憾的爱情,战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